龐貝聖母 Our Lady of Pompeii

"When you call Me by the name of the 'Queen of the Holy Rosary of Pompeii',
which is closer to Me than all the others, I cannot reject you."
『當你以「龐貝神聖玫瑰經之后」的名號來呼求我時,由於它比所有別的名號更親近我,我是不能拒絕你的。』

June 27, 2017

445. 這個屬於所有世代的人

一九九一年三月二十九日
聖週五魯比奧(大利維琴察)

「特愛的神子們,集合在我無玷之心的花園,與耶一起,度過慘痛苦難的可怕時刻。這是聖週五,是被判死罪,死在十字架上的日子。

耶穌在猶太公議會成員與僕役的百般凌辱和無恥陷害下,度過了整整一夜之後,隨著白晝的來臨,被押到比拉多面前。在這裡,又發生第二次更屈辱的審訊。在場的大批人群,被挑唆得咆哮如雷,反對耶穌。長老們當面誣告褻瀆與褻聖之罪。耶像馴服的羔羊,沈默地被牽去屠宰。以充滿威嚴的沉默,面對一切發生的事。比拉多起初是坦率的,找不到耶穌任何罪狀。『若是清白無罪,我們就不會把押到你面前了!』(參照若18:33)這樣,畏懼群眾的心理開始出現,他懷疑耶穌的話是否事實:『你是君王嗎』(參照若18:33)他企圖挽救,建議釋放耶而不是巴辣巴;人群大喊狂叫,嚇怕了他,他恐怕羅馬會裁判他:『你如果釋放這人,你便是凱撒的敵人。』(參照若19:12)這樣一來,比拉多便懦弱地簽署了死刑判決書。

他把耶穌交給士兵去鞭打。在可怕的羅馬鞭笞苦刑的鞭撻下,的清白之躯,遍體鱗傷,整個身體成為一個深入骨骼的活傷口。

隨後,被戴上茨冠。荊棘使血流如注,血從頭上瀉下損毀的聖容;他們毒打,向吐唾沫,百般凌辱,『我們仰望被擊傷,受盡侮辱,的容貌已不像人。』(參照52:14)

他們最惡毒、最殘酷的最後一著毒計,是用紫紅色的破布披的身上,當作君王的王袍;把一根蘆葦放在手裡,作為權杖;然後把押到比拉多面前,比拉多便把展示給群眾:『看,這個人!』(若19:5)

看,這個屬於所有世代的人在革責瑪尼山園,世界的全部罪惡都壓在的身上,在總督府,世人的痛苦、屈辱、虐待、剝削和奴役的惡行,都堆積在身上。

是個屬於所有世代的人活在以前的人,都曾期待看到的日子,而且在祂內他們找到了救恩。就是那一位,在亞伯爾身上遭謀殺,在依撒格身上被縛住雙,在雅各伯身上長途涉,在若瑟身上被負賣,在梅瑟身上被遺棄在河流裡,在羔羊身上被屠宰,在達味身上受迫害,在眾先知身上受屈辱。

是個屬於所有世代的人的贖世之恩,凡是在以後生活的人,都被召與天主共融生活。仇恨、暴力與戰爭的受害者,所受的痛苦,都用自己的身體承受了;的傷口流著千千萬萬無辜嬰兒的鮮血,他們還在娘胎中便被屠殺;被一切痛苦和疾病鞭打,特別是那些正在蔓延的不治之症:那些執迷於錯誤學的人,聽從使人背離信德的謬的人,以及驕傲自大的人,為戴上了茨冠。在那些弱小者、貧苦者、被排擠的人、最沒有地位的人和受剝削的人身上,遭受蔑視;在那些遭受拒而灰心失望的人身上被唾在那些放下自己的尊嚴、把自己的肉體當作商品向人展示的人身上,任人嘲笑戲弄。

看,這個人現在,甘心背負死刑之木,登上加爾瓦略山;遇見了我這位被刺透的母親;被釘刑架,高懸在十字架上。在三小時的臨終的憂苦時刻裡,的母親和所愛的宗徒若望,也在附近。最後,把自己完全託付給聖父,在這一天接近三時正的時候,死在十字架上。

看,確是個屬於所有世代的人。所有曾生活在世並獲得救贖的人,都在祂內;也就是自原祖亞當開始,直到世界終結時最後一個人。在若望、阿黎瑪特雅城人若瑟和聖婦們的幫助下,我把安葬於墓中,在墓中安息,直到安息日後第一天的清晨。神聖的復活,最能證明確是屬於所有世代的人。

是新紀元的人因為所有生過、死過,葬於墓中,化為塵土的人,只能在祂內才能復活。因此,儘管你們身處這個時代的大沙漠中,也要同我一起度過受難而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刻。

在靜默和斂神祈禱中,度過這個時刻吧,與你們被釘的長兄在生活上親密結合。因為只有在祂內,將要來臨的新紀元才會實現。那時將光榮地再臨,天上地下和地獄中的一切力量,都將在面前匍匐朝拜,獻給天主聖父無上的光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