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8, 2017

23. 常與教宗同在

一九七三年十月三十日

「孩子!今天晚上,我願意告訴你,我這慈母之心,對我聖子在世的代表 – 教宗,是多麼和善慈愛。

在這個為教會這樣痛苦的時代,教宗也像我的聖子耶穌在革責瑪尼山園裡那樣,獨自過著他被人遺棄和面臨死亡的痛苦時刻。

這些是他深憂極痛的時刻:他的心好像是被致死的痛苦所壓迫著。他整天都在一個痛苦難言的十字架上度過。

我像一個慈母,在他身邊安慰他,支持他。

就如我聖子臨終時心痛欲的時候,世間的一切罪惡都壓在的心上,同樣世上所有的災患和叛逆,也都在教宗的心靈上,留下一個很深的傷痕。

這個如此遠離天主的世界,這麼多的人否認天主,這股反叛的濁浪日益高漲,想把一切都吞噬下去;使教宗心痛欲裂。

敎宗為了自己孤獨無援,被人遺棄而痛心。我聖子在臨終憂苦的時候,最深最大的痛苦,就是被猶達斯所出賣,以及正當急需自己最親愛的那些朋友時,卻被他們所遺棄。

現在教宗正為著被許多人出賣和遺棄而難過;甚至有些他最親信的助手,屢次也不服從他,阻撓他。許多他愛護的司鐸,竟也與他為敵。我有這麼多的神子,被撒殫所騙,嘲笑和控訴教宗。

有多少人,雖然自稱為信基督的天主教徒,卻每天都在批評教宗,反對他,判斷他。對我的教會來,這真是黑暗勢力橫行的時刻。

孩子,你既然已經把自己獻給了我,願意成為我痛苦之心的喜樂和安慰,你已成為有力的詮釋者,向人講解我的深憂以及我作為母親的哀痛。

你應該以你的孝愛和你的祈禱,安慰教宗的心,分擔他的痛苦,幫助他背起現今對他來過重的十字架。

我願意那些屬於我這運動的司鐸們,在教會裡成為這樣的人;他們應是教宗的友人,安慰者和保護者。

 友人;因為他們要以極大的愛心和極多的祈禱,安慰教宗孤獨無助之苦。

就是在他被人完全遺棄的時候,他們也要常常同他在一起。即使他要像我的聖子那樣,走上加爾瓦略的苦路,他們也要同他一起背他的十字架。

我願意凡是屬於我這運動的司鐸,都是教宗最親愛的友人。當教宗是在十字架上時,他們要在他身邊,同我這個做母親的在一起。

 安慰者;因為他們要減輕教宗被人遺棄的痛苦,且不怕也像他那樣,遭受同樣的惡運。為了拯救世界,我所訓練的那些準備去作最大犧牲的人,今天正面對著那樣的惡運。

 保護者;因為他們將永遠忠於教宗,與反對他和誣告他的人戰鬥。

我在法蒂瑪早已預告過了,教宗將有這樣的時刻;不過,我也許下了,我要特別協助和保護他。我要藉著你們,我的司鐸,去保護協助他。

你們應該成為我的軍隊,隨時準備去為教會和教宗而作戰。這樣,你們將忠於福音,而我也將藉著你們,取得偉大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