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 2016

第九個星期六: 痛苦四端 - 耶穌被判死刑,耶穌背十字架上山

路 23:1-27
於是,他們全體起來,把耶穌押送到比拉多面前,開始控告他說:「我們查得這個人煽惑我們的民族,阻止給凱撒納稅,且自稱為默西亞君王。」比拉多遂問耶穌說:「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的是。」比拉多對司祭長及群眾說:「我在這人身上查不出什麼罪狀來。」他們越發堅持說:「他在猶太全境,從加里肋亞起,直到這裡施教,煽動民眾。」比拉多聽了,就問耶穌是不是加里肋亞人。既知道他屬黑落德統治,就把他轉送到黑落德那裡。這幾天,黑落德也在耶路撒冷。黑落德見了耶穌,不勝欣喜,原來他早就願意看看耶穌,因為他曾聽說過有關於耶穌的事,也指望他顯個奇蹟。於是,問了耶穌許多事,但耶穌什麼都不回答。司祭長及經師們站在那裡,極力控告他。黑落德及自己的侍衛鄙視他,戲笑他,並給他穿上華麗的長袍,把他解回比拉多那裡。黑落德與比拉多就在那一天彼此成了朋友,因為他們原先彼此有仇。比拉多召集司祭長、官吏及人民來,對他們說:「你們給我送這個人來,好像是一個煽惑民眾的人。看,我在你們面前審問了他,而你們告他的罪狀,我在這人身上並查不出一條來;而且,黑落德也沒有查出,因而又把他解回到我們這裡來,足見他沒有做過應死的事。所以,我懲治他以後,便釋放他。」每逢節日他必須照例給他們釋放一個囚犯。他們卻齊聲喊叫說:「除掉這個人,給我們釋放巴辣巴!」巴辣巴原是為了在城中作亂殺人而下獄的。比拉多又向他們聲明,願意釋放耶穌。他們卻不斷地喊叫說:「釘在十字架上,釘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第三次對他們說:「這人到底作了什麼惡事!我在他身上查不出什麼應死的罪狀來。所以我懲治他以後,便釋放他。」但是,他們仍厲聲逼迫,要求釘他在十字架上。他們的喊聲,越來越厲害。比拉多遂宣判:照他們所請求的執行,便釋放了他們所要求的那個因作亂殺人而下獄的犯人;至於耶穌,卻交出來,讓他們隨意處理。他們把耶穌帶走的時候,就抓住一個從田間來的基勒乃人西滿,把十字架放在他肩上,叫他在耶穌後面背著。有許多人民及婦女跟隨著耶穌,婦女搥胸痛哭他。

默想
耶穌被譴責至死。我的靈魂,且看比拉多那越來越強的恐懼,三次欲把耶穌釋放,但三次聽到群眾大喊要求把耶穌處死。 他們就喊叫說:「除掉,除掉,釘他在十字架上!」(若 19:15)比拉多本是可以伸張正義,相反,他口中宣稱耶穌是無辜的,卻釋放了巴辣巴,完全沒有想到尊重人的權利便放棄耶穌,把祂交在祂仇人的手中,甚至釘祂在十字架上處死

他們控告耶穌説:我們有法律,按法律他應該死,因為他自充為天主子。」因此,納匝肋人耶穌要被安置在左右盜中間,如犯同一的罪,要受同一的酷刑 ─── 釘在十字架上死刑。

我的靈魂,這時刻已來到,我們的耶穌,我們的主,我們的造物主,我們人類的救世主,被「人」所殺害於那個臭名昭著的兇犯十字架上,什麼人能夠忍受這殘忍的被判死刑的罪名?而我們,我們在做什麼呢?我們應該一開始就懇求瑪利亞,她屈尊地接受我們能與她為伴行一切苦路,超越今天:她從開始就陪伴她的聖子一起走整條苦路直至加爾瓦

噢瑪利亞,痛苦的瑪利亞,妳是否被迫要聽到那些要把妳的愛子釘在十字架上的人的喊叫?究竟誰能支撐着妳在身處在這群毫不人道的暴民中?妳怎能承受他們的肆虐?妳的耶穌,妳的生命,天地的君王,人類的造物主,罪人唯一的希望,被譴責至死!祂的仇人因這審決而歡躍,祂的朋友和門徒因這審決而沮喪。且看,這無罪的羔羊,雖然那令人反感的人性和那極其不公義給祂帶來的痛苦,祂卻用祂愛的服從,完全接受,甚至接受自己的死亡。

噢!我的耶穌,祢的心是何其慘烈的痛!祢感到的這些叫喊的人是極没有絲毫感激之情。司祭長答說:「除了凱撒,我們沒有君王。」(若 19:15)全體百姓回答說:『他的血歸在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瑪 27:25)忘恩負義的人們!

我的靈魂呵! 這一課為我們是何其的可怖!多次我們控訴自己,藉着自由意志而犯罪,是全因為魔鬼和自己肉身的軟弱!同樣猶太人也是,被憎恨所捆綁,竟然說出把天主子所犧牲的聖血歸在他們他們的子孫身上。靈魂,你知道嘛,那些在人群中混亂的叫喊聲是跟我們罪的聲音混在一起的。這罪在我們永生之父尚未把祂的聖子降生成人為賠補我們普世的罪過之前所犯的。因此,聖保祿曾這樣説,那些因把耶穌基督釘在十字架上而犯罪的,再一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是因為重犯了耶穌至死的原因。

原諒我呀,主耶穌,我比那些人更為邪惡。他們不想看到是因為他們不認識祢,但我,相信祢,敬拜祢,承認祢是祢,祢是主,多少次當祢把我領到祢那裡而我卻轉面不顧?能保救我這錯,主,讓我的眼目永不離開祢,願祢永遠是我唯一所看的對象,我唯一所思念的對象,我唯一所愛的對象。

罪性的靈魂呵,聽聽黑洛德的說話,留意那些士兵盡忠職守地執行這殘忍酷刑。在這騷動中,留意耶穌的安靜,平安,溫和,和愛心,祂在聽着,在看着,在忍受着一切,然而,沒有半句投訴,沒有不耐煩的表現。

噢我靈魂的主,我怎可以見我所見,聽我所聽呢?祢,是假冒的主嗎?祢,所有靈魂忠信的朋友,是犯人嗎?祢,是生命的作者,值得死亡嗎?確實,我是很懊悔我的罪過:我活着地悔罪,而無罪的主卻死?主人放棄生命為拯救祂的奴僕?噢至聖的,至純潔的愛,為何祢沒有用愛火把我吞噬?噢全能的聖心,祢為我而犧牲自己,為何祢沒有完全把我征服於祢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