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4, 2016

第七個星期六: 痛苦二端 - 耶穌受鞭打酷刑

谷 15:1-15
一到清晨,司祭長、長老及經師,和全體公議會商討完畢,就把耶穌捆綁了,解送給比拉多。比拉多問他說:「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的是。」司祭長控告他許多事;比拉多又問他說:「你看,他們控告你這麼多的事,你什麼都不回答嗎?」耶穌仍沒有回答什麼,以致比拉多大為驚異。每逢節日,總督慣常給民眾釋放一個他們所要求的囚犯。當時,有一個名叫巴辣巴的,他是與那些在暴動中殺人的暴徒一同被囚的。群眾上去,要求照常給他們辦理。比拉多回答他們說:「你們願意我給你們釋放猶太人的君王嗎?」他原知道司祭長是由於嫉妒纔把耶穌解送來的。但是,司祭長卻煽動群眾,寧要給他們釋放巴辣巴。比拉多又向他們說:「那麼,對你們所稱的猶太人君王,我可怎麼辦呢?」他們又喊說:「釘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對他們說:「他作了什麼惡事?」他們越發喊說:「釘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願意滿足群眾,就給他們釋放了巴辣巴,把耶穌鞭打後,交給他們,釘在十字架上。

默想
耶穌被可恥地拖拉到街上被人輕蔑,被人憎惡。這些人都是慣常用外表判斷人的。祂像一個瘋子,一個騙子,被詛咒的人般被看待地交給行刑的士兵。之後,當士兵戲弄和侮辱完耶穌後,祂路過耶路撒冷被領到比拉多的總督府。途中,士兵不斷以暴力對待耶穌,給祂造成千多傷口,所聽到的只有唾駡和詛咒。整夜的酷刑和疲累正煎熬着耶穌,現在又被大麻繩拖拉着,被長茅推着,没有休息地被迫強行地行走,如果這時候祂跌下,所受盡的無數打擊和侮辱,如同其他卑鄙下賤的人一樣。先知曾這樣說:至於我,成了微蟲,失掉了人形;是人類的恥辱,受百姓的欺凌。」(詠 22:7就這樣由革責瑪尼園到加爾瓦略山,不足十二小時,耶穌已被迫行了六段旅程,然而我們甜蜜的主,留下的痕跡只有祂的堅強的耐力,撤底的謙卑,無盡的愛德和那不能置信的贖罪(為我們罪人)。

醒吧!我的靈魂,從你的沈睡和迷惘中甦醒起來吧!學習那些偕同聖母趕忙到耶路撒冷街道上的婦女,她們的眼淚濕透了街道,她們的嘆息填滿了空氣。認識這個在受造物中最美的;在女人中最至聖的;在母親中最受折磨的;認識瑪利亞,耶穌的母親,我們的母親。她到處尋求她靈魂的至愛,到處尋問耶穌的足跡。

噢,良善的瑪利亞,妳撤夜不眠地在痛苦中祈禱,直到你知悉你聖子耶穌已被交付在罪人手中。當耶穌被判刑,被士兵玩弄作笑柄,受盡凌辱,鞭打苦刑,當若望告知妳耶穌所受的折磨和已被公議會判死罪,誰能表達妳那焦灼不安的心?但妳,仍然完全降服在天主的旨意𥚃。妳把妳的不安完全地隱藏着,不像一般受到痛楚的婦女的表現一樣,縱使那不能言喻的痛在煎熬妳內在深處,但妳所表現出來的只有妳完全的服從,絲毫沒有把妳的傷悲流露出來。 「看!上主的婢女,願照你的話成就於我罷!」在日出前,聖母便離開自己恬靜的居所,到處尋求耶穌,並跟隨祂的苦路直到十字架下。

看,向比拉多總督府的方向的街道旁,滿是激動的如狼似虎的人。人群交雜著輕蔑地尖叫和詛咒,鎖鏈沉重地拖拉着耶穌。祂的手被捆綁放在祂的背,頭髮被拉扯,面頰挫傷,面容已扭曲,滿是唾味和血水,容貌已不能辨認。可是,縱然身處在這些民眾,這暴力的心跳聲,噢瑪利亞,仍然能連系你到你無辜的兒子。這人子,混在暴民的詛咒和敵人的勝利,在祂受辱的紫紅袍下是祂以良善混和侮辱:以鎮靜混和猛撃,沒有一絲埋恐,沒有一聲嗟歎。

這至聖的羔羊,身處在狠群中,盼望着能看到祂至聖的母親;就如同那些受折磨的人,極度渴望,熱切地哀求他們的至愛好友的臨在,縱然知道這必定會增加其傷痛。

但是妳,童貞瑪利亞,妳不能看見妳的兒子,而耶穌也不能享受到妳唯一的安慰。聖母,就容許我陪伴妳,以便再一次妳能看見祂時,並在祂內得到慰藉。